小丁日记

出道顺利,大红大紫

年少(一)

祺鑫 微逸轩



丁程鑫再次遇见马嘉祺时,没哭没闹,没有冲上去抓着他的衣领质问他三年前为什么不告而别,也没有装作视而不见擦肩而过。他只是平静的盯着他,从发梢到眉眼,从凹陷的双颊到清瘦的身体。

他静静的在心里回忆着三年前的马嘉祺,对比下来他发现马嘉祺长高了,马嘉祺变瘦了,马嘉祺变了好多,可还是他喜欢着的马嘉祺。





三年前
自从师兄毕业把舞蹈社交给自己和敖子逸打理以后,丁程鑫觉得自己的私人时间越来越少了,每天过着家里——学校——社团三点一线的生活,虽也乐在其中,但日子久了还是会觉得有一点身体疲劳。

照例在社团里拼命的练习,身体随着节奏落下最后一个动作后整个人瘫在地板上喘着粗气,被音响过度轰炸的后果就是即便音乐已经停下来了,但耳膜里还是残留余音,震得脑子生疼。他张开四肢摆成大字尽可能的去拥有着这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他紧盯着天花板的一片纯白,正如现在放空的思绪,他现在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想想,他很享受这短暂的空闲。

门口传来的脚步声打破了这片宁静,丁程鑫不用看就知道是谁来了,他立马坐起身子靠着镜子,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敖子逸已经不是一次说过他这种不要命的练习了,他不想再惹他不高兴了。

“舞蹈又不是你的全部,你以后还会有很多路走,现在因为练舞把自己身体累垮了值得吗?”
值得吗?丁程鑫也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喜欢跳舞,很仰慕学长们,不管是因为自己的喜好还是因为这个社团是学长的心血,他都要带领着舞蹈社走得更好。虽然敖子逸嘴上总说他为了练舞不要命了,但丁程鑫也知道敖子逸背着自己私下训练的有多狠,不过敖子逸不说,他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

这就是丁程鑫和敖子逸四五年以来的默契。

丁程鑫两手撑着地板,垂着头晃了晃头发上的汗,也不抬头就这么说了一句当做打招呼了。

“三儿你来了。”

还没抬头就被人跑过来对着暴露出来的后脑勺打了一巴掌,丁程鑫双手抱头“嘶”了一声,站起身来还没开始发作就被敖子逸身后的人吸引了视线。丁程鑫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他第一次有一种想要和人好好pk一场的感觉,就像是在草原上的两头雄狮相遇,定要好好厮杀一场。丁程鑫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仅仅才见过第一面,却完全调起了自己的好胜心。

“三儿,这人是谁啊?”
“啊,前几天社团不是招新了嘛,这是我看中的一个,这不就立马带过来给你瞧瞧嘛。”

敖子逸笑着侧过身子走到新人身后,双手搭在他肩上把他往前推了一步,方便丁程鑫看的更清楚。丁程鑫也不客气,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把他打量了个遍。

丁程鑫生的好看,这是舞蹈社总所皆知的,闲时打闹大笑起来一双好看的狐狸眼半眯着,勾人的很。除去训练时严肃的样子以外,平时大家对他的印象都是温柔体贴,对人很好很会照顾人的哥哥。陈玺达曾这样说过:“如果我要是喜欢男生的话,我第一个把我们程哥娶回家。”后果当然是被丁程鑫追着在练习室里到处乱窜。

现在丁程鑫收起了那副温柔的模样,一双狐狸眼也跟带了刀子似得生生的在人身上一寸一寸划过,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让敖子逸头一次觉得重庆的夏天有点让人发寒,悄悄拿起空调遥控板往上调了几个度。但对面的人好像一点都不为所动,依旧保持着微笑露出小小的虎牙,上前伸出手礼貌性的打了声招呼。
“你好,我叫马嘉祺,是新来的社员。”

丁程鑫点了点头,回握住眼前的手。
“我叫丁程鑫。”
“能不能变成新来的社员这可还说不准,我们社团的规矩是你得舞蹈过关了我们才能承认你,要不现在来比试比试?”

敖子逸在旁边听的一脸懵逼:....嗯?我们社团什么时候有了这个规矩了?那之前那个傻大个陈玺达是怎么进来的?敖子逸虽然满肚子的疑问,也觉得今天的丁程鑫的确有点反常,但是丁程鑫说的做的一切他也只会支持,毕竟最不会做出什么伤害这个社团的事的人就是他了。

马嘉祺看着眼前头发丝还在滴汗的人,摇了摇头,想也不想的就直接开口拒绝了。好胜心如丁程鑫,当然认为自己这是被人瞧不起了,当即冲动的揪着人领子举着拳头恶狠狠的挥了挥。马嘉祺毫无惧色,仍保持着微笑把即将要贴到自己脸上的拳头包住,挥开。

“你不要在意,我没别的意思,一看你就是刚训练完,在你体力不支的时候应战这算是趁人之危,就算赢了我也不觉得光彩。”

丁程鑫头一次体会到有人能笑着一句脏话也不说的就把人气到七窍生烟。

马嘉祺也觉得自己今天不正常,独自在外生存久了自己也见过各种各样的人,丁程鑫的第一眼就让他觉得这个人对他不友好。放在平时马嘉祺有一百种让人讨厌不起来的办法解决掉这初见时的不愉快,顺便让对方觉得和自己是交心伙伴相见恨晚,但他没有,偏偏要激丁程鑫生气。

敖子逸这次智商在线看出这中间扑闪扑闪冒着的要烧死人的火花,上前横在两人之间一手揽过一个,努力充当着和事佬,试图打破这尴尬的氛围。

“哎呀老丁你今天是不是太热了,走我请你吃冰去,消消暑消消暑。”
“小马哥你也别说了,走走走我们吃冰去,你带上钱包啊,我只负责请客可不负责掏钱。”

马嘉祺笑一笑,避开敖子逸伸过来的手,从兜里拿出钱包示意自己已经做好了请客的准备,另一边的丁程鑫哼了一声扭头去收拾自己的东西没再说一句话。

横在中间的敖子逸看了眼自己空出来的两只手,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

诶....这都什么事啊?新社员和发小不合,作为中间人的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有点急。

TBC





因为最近几天要考试,所以如果有时间会继续更,没时间的话可能得到九号或者十号才会开始写下一章了

祺鑫|治不涂唇膏的最好办法


重庆的冬天要比郑州湿润许多。

这是马嘉祺在重庆度过第一年冬天时发出的感慨。即便如此,他还是做好了补水工作,从脸上的水乳到擦全身的身体乳,整套齐全。就连润唇膏都在入秋时早早就准备了两三支放包里随身携带。

但有的人就在用全身抗拒着这些仔细的保湿,比如说丁程鑫。对于丁程鑫来说,补水并不是多大的事,就连日常需要的喝水也只是在练完舞或者极渴的时候才会灌上一大口。每次马嘉祺看见丁程鑫起皮的嘴唇总是喜欢摇摇头,然后给他递上一杯温水和一支自己不常用的牛奶味唇膏,淡淡的奶味与丁程鑫身上自带的清新甜味,马嘉祺觉得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味道了。但是,每次丁程鑫抿了一口水之后总会有各种借口拒绝涂唇膏,这让马嘉祺非常头疼。

冬日嘉年华前夜,造型师姐姐在群里发了好几条信息,无一不是关于明天嘉年华化妆的事。

“明天嘉年华化妆,你们今晚都保养好自己的脸,该敷面膜补个水的敷面膜,该做唇膜去死皮的做个唇膜,不然明天妆没化好小心我揍你们!!!”

大家拿起手机在群里面回了个好的,转头关掉微信界面自个儿玩自个儿的了,除了个别以外记得造型师姐姐的叮嘱。

马嘉祺洗漱完敷着面膜从浴室出来时,看见丁程鑫盘着腿坐在床上正和敖子逸陈玺达几个开黑玩王者荣耀。室内的白炽灯照在他身上仿佛就跟围了一小圈白光一样,丁程鑫本来就生的白嫩,这样一照直晃着马嘉祺的眼睛,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也被闪了一下,有一瞬间的失神。给人准备好一杯温水放在桌子旁,想着等会儿丁程鑫喊累了肯定会喝的,便拿着手机倚在床头刷微博。果不其然,在丁程鑫对着门朝隔壁房间的陈玺达吼了一句“陈玺达你又死了!!!”以后,拿着水杯灌了一大口又继续扑回游戏界面。

马嘉祺依旧带着温柔的笑,试探的问了一句“丁程鑫你要不要涂个唇膏?不然明天嘴巴起皮了我怕小林姐要凶你了。”得到对方敷衍的摇头拒绝后马嘉祺也不坚持,把那支牛奶味的唇膏放在外套右口袋里,防着明天要用。



嘉年华的后台
离开场没有多少时间,大家的行动也被这种略带紧张的氛围给调了二倍速。马嘉祺早早的化好妆,在一旁练着自己的舞步,还一边偷瞄着丁程鑫,和....他的嘴。在缺少保养和冷气的双重侵略下,马嘉祺意料之中的看见丁程鑫嘴巴翘起一点点死皮,当事人却还没事一样的用手撕了下来,又陷入紧张的练习中。马嘉祺心疼的看着被扯掉之后泛起丝丝血迹的嘴唇,右手伸进口袋握住唇膏,皱着眉头想着要怎样才能让丁程鑫乖乖的涂唇膏。

正巧造型师姐姐化好一个人的妆容就开始叫丁程鑫准备了,马嘉祺脑子里立马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走到丁程鑫跟前,拉着丁程鑫的手就往门口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和姐姐说一下。

“我和老丁先去躺厕所,等会再回来哈。”

一路拽着丁程鑫的手腕往隔壁的更衣间走,落锁后马嘉祺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太瘦了,得多喂点肉补一补。

“马嘉祺你干嘛啊,下一个就是我化妆了,有什么事这么急?”

丁程鑫一头雾水的被马嘉祺拉到更衣室,以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等了几分钟见他就一直盯着自己看,不知是害羞还是生气的成分多一些,转身手搭着门锁上就想开门回去。马嘉祺右手拉过丁程鑫的手反扣在背后,另一只手揽过脖子,整个人慢慢的往前凑。

舌尖沿着唇线一点一点的勾勒出唇瓣形状,最后停在被撕扯的小伤口处轻轻舔舐着。马嘉祺往后退回一步,满意的看着因为沾了自己唾液而显得水润的嘴,点点头又凑了上去。

“马嘉祺你.....唔嗯.......”

两个人的唇瓣紧密的贴在一起,舌头趁着开口说话的间隙探了进去,一寸一寸夺取人嘴里的空间,舌尖指引着对方相互缠绕,又在唇齿间流连,橙子味的清甜萦绕在舌尖,让他加深了这个吻。虎牙抵在伤口处厮磨着,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后抬眼看着人表情,果不其然丁程鑫挣开马嘉祺束缚着的右手后在马嘉祺胸口重重锤了一下。

“马嘉祺你发什么疯!”

马嘉祺也不躲,等他捶完一拳后双手圈住他的腰,下巴搭在丁程鑫肩膀上,呼吸正好打在耳边,丁程鑫腿一软往后退了一点整个人困在门板与马嘉祺胸膛之间,正想使劲推开马嘉祺,搭在肩上的脑袋动了动,突然开口一句。

“这里疼吗?”
“什么?”

丁程鑫脑子一时没转过来,歪着脑袋问了一句。

“这里疼吗?我刚才尝到了血腥味。”

马嘉祺微凉的手指抚上还留有牙印的伤口,丁程鑫不自觉抿了一下嘴,唇瓣间的开合带动着手指。丁程鑫翻了个白眼,在心里吐槽:也不晓得刚才是啷个给我咬的。

马嘉祺没等他开口,手指拂去蹭上的口红,故意压低声音在人耳旁说话。

“小队长,以后不要这样了,你扯疼了我也会心疼的。”
“小队长,以后乖乖的涂唇膏好不好?”
“小队长......”

丁程鑫不知是被他声音蛊惑亦或是一句句的小队长让他心动,轻轻点头答应了。马嘉祺立马笑开了,拍了拍他手臂开门,又拉着手要往回走,突然想起什么了,从右边口袋里掏出那支牛奶味的唇膏。

“喏给你,我觉得这个味道和你...真的很搭。”

丁程鑫回忆起刚才的吻,还没时间来得及害羞脸红就被开门找他的小林姐拉了过去。

“诶今天还晓得涂唇膏了,不错嘛。”
“马嘉祺!!!!!!!!你这口红怎么花了!赶紧过来我再给你补一下!快快快!!!!”